单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单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服装裁缝店重出江湖成时尚人士新宠

发布时间:2020-12-25 19:27:46 阅读: 来源:单向阀厂家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逢年过节人们习惯扯块布料到裁缝店量体裁衣做件新衣裳,然而自从出现“成衣”这个新名词,当年门庭若市的裁缝铺不是关门大吉就是转型改衣铺,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只有个别店铺依靠推陈出新存活下来。春节将近,人们开始为购置新衣而四处“扫货”。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除了到商场购衣,“裁缝店”这个被年轻人视作“老古董”的行当换了个概念——服装设计工作室又悄悄回到人们的生活,就连追求时尚和个性的年轻人今冬也走进了“裁缝店”量体裁衣。

过年过火了裁缝店

逛了一天的商场,没有买上件合适的衣服,不是款式不喜欢,就是价格有些高,市民姜女士干脆坐在电脑前上网“淘”,终于相中了一款比较时尚的呢绒大衣,揣着从网上打印出来的图样她走进了河南路一家制衣店,让店主按照样式给她量身定做一件。就在她挑选衣料时,发现陆陆续续有顾客上门,除了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还有20多岁的女白领,有的定做外套,有的定做裤子,不过都是准备春节穿的,店主应接不暇。姜女士直纳闷怎么现在定做衣服的人这么多了,听店主说,年前的订单都满了,如果不是老顾客基本不接活了。

年轻人按图索“衣”

而在千川百货开店的老裁缝程丛宝新奇地发现,鲜有年轻人光顾的“中老年”商场最近多了年轻人的身影,常常有白领或学生模样的年轻人拿着时尚杂志或从网上下载的图片找到她,询问她能否按照图样量身定做,不过有着30多年的裁缝手艺的她干起活来好不含糊,设计、剪裁都不成问题,各种档次的面料现成的,顾客只要选好喜欢的面料,她就可以照着图样给做出来。“摆在商场专柜里的衣服,就是贵在品牌上,其实同样的面料我们这里都有,款式照着也能做出来,价格又便宜,相对定做比较合算。”程师傅说,很多来定做衣服的顾客就是算了这样一笔账,“仿名牌”成了他们定做的主要方向。

新潮设计店吸引时尚女性

香榭丽服装设计室一早就开门了,透过橱窗,琳琅满目的新潮女装吸引了路人的不少目光,走进店内看到摆在柜台上的成批布料,你才会意识到这不是一家单纯的时装店,而是专门定做服装的“裁缝店”。这家店在这里开了10多年了,从原先只有9平方米、一人掌柜的裁缝店,变成了现在三十多平方米、雇用了4个裁缝师的时装设计店。

店里挂出来的样装款式足有几十样,都是最新潮的冬装。“这些都是今冬最新的款式吗?这件羊绒大衣不错,一共做了几款啊?”一名年轻女子正在店内挑选款式,她不过20多岁的样子,讲起时尚潮流来一点不含糊。“商场里的普通品牌女装,都是批量生产的,每个品牌也就那么几个款式能看上眼,而且穿着走到大街上经常会撞衫,看着多别扭啊,大家都穿成一样的也太没个性了。”这名李姓女子说,她经常到网上浏览一些赶潮流的女装,曾经也网购过,可是因为没法试穿,买回来往往不合适,于是她就想到找手艺好的服装店定做,她把图样打印出来交给裁缝师,店里也有不少面料可供选择,做出来的衣服很少能跟人撞衫。

店主张艳说,刚开店的时候顾客都是一些中老年人,做的也是西服、唐装一类的特色服装,为了推陈出新,她自己设计制作限量版的时尚女装,渐渐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我们店的主要顾客群是20岁到55岁的中青年女性,30岁以下的就占了三分之二。”张艳说,从去年开始,她明显感到年轻群体的壮大,高中生、大学生和年轻白领是主要群体,他们有一个共性就是追求时尚和新潮,突出个性,常常有人拿着在网上看好的图样来这里定做,并且在面料上要求比较严格,有些顾客还特意从济南过来定制,因为像她这样量体裁衣的个性服装店目前来说还是不太多。

记者注意到,小店里除了挂满了各种款式的成衣,还摆放了《瑞丽》、《时尚》、《ELLE》、《上海服饰》等多种时尚杂志,供顾客们选择。

最值钱的还是手工

“对于年轻人来说,90%以上的人定做衣服是追求个性和新潮,个别人因为体型问题,衣服不好买,而吸引他们定做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性价比高。”张艳拿起一件狐狸毛领子的呢绒大衣说,这件衣服是按照一款品牌女装仿做的,专柜要卖五六千元,定做一件也就600元,款式、料子都不差。

记者注意到,几十款不同颜色、质地的面料错落有致地搭在墙上,不过还是以呢绒为主。张艳说,这些布料都是从上海和广州进的货,根据供应商提供的样品直接订购,呢绒料基本在每米60元到100元,高档一些的羊绒料在200元以上,高达800元的也有,不过到他们店里定做不会像过去那样,先算布料钱再加手工费,一般都是根据布料的档次直接定出价来。“现在最贵的就是手工费了,短款大衣手工费要180元,长款的可能就要280元。”张艳大概估算了一下,一件衣服的面料和手工费基本是半对半,而利润90%从手工费里扣。

而在费县路一家裁缝店内,店主正在埋头裁剪裤子,“我们不接活了,再接年前也赶不出来了。”店主张女士告诉记者,店里裁剪、缝纫全是她一人干,不过她现在不接来料加工的活,单纯的赚加工费根本不合算。

“来我们商场定做衣服的顾客以中年人居多,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毕竟定做衣服手工也不便宜。”裁剪师程丛宝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一件大衣外套的加工费在180元,加工条裤子在60元到80元,商场里面料齐全,顾客扯块料子可以在商场里随意挑选裁剪师,今冬做得最多的就是呢子大衣了。程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现在做外套的用料主要就是羊绒和格子呢,格子呢大概60元到80元一米,而羊绒在120元到160元一米,含绒高的在200元以上,如果要做件格子呢女款外套,大约需要布料1.8米,买块最便宜的布料就得100多元,再加上180元的手工费大概300元左右就可以做一件了。

中老年人买衣还是难

走进台东千川百货一楼,这里是服装定制较为集中、布料齐全的地方。记者看到,这里售卖的基本为羊绒毛呢等制作冬衣冬裤的布料,各式布料摆了几十种供顾客挑选,一些衣服和裤子的成品则悬挂在铺面的高处,让顾客们能看到制衣师傅的手艺,不过挂出来的衣服款式明显比较单调。

记者在商场内转了一圈发现,当天虽然不是休息日,但是仍有不少市民在此量体裁衣,中老年人格外多,偶尔闪过几个年轻人的身影。“马上过年了,我本打算去商场给我妈买件外套,可遛了一天也没找到一件合适的,现在商场里出售中老年服装的专柜太少了。”正在陪母亲调选布料的市民陈润说,她母亲穿着比较讲究,不过上了年纪身形发胖,合适的衣服着实难买,她母亲要么看不来样式,要么嫌太贵了,不划算,想来想去还不如买布料给她做一件。

在台东开裁缝店的姜师傅说,到他的店定做衣服的八成是老年人。老年人也有非常讲究的,如今衣服的布料各种各样,高级的外套做下来,也要花上三四百元。一大半的老年人由于体型特殊,买不到合适的衣服只能来定做。还有一部分老年人身材并没有走样,但是因为买不到适合他们这个年纪的潮流服装,也把自己心仪的款式提供给裁缝来做。“只要做得合他们的意,老年人都喜欢,也愿意长期来缝纫店做衣服穿。”

服装价格涨催热裁缝店

记者调查发现,物价上涨是裁缝店回暖的一个重要原因。今年,棉花价格屡创新高,再加上用工成本以及民工荒等种种因素,导致了从布料毛线到衣帽鞋袜的全线看涨。“今年衣服都涨价了,买衣服的人普遍少了。”在台东开了5年服装店的高女士告诉记者,有许多人看上衣服却相不中价格。

由于棉花价格的上涨,保暖内衣等含棉量较高的衣服首当其冲。“内衣的价格是从夏天就开始一路高升,越涨越多。”开了多年内衣店的张先生告诉记者,一套价值八十元的保暖内衣今年涨了10多元,去年最低的时候50元就能买一套保暖内衣,今年得至少花80元,除了纯棉内衣外,各类纯棉外套、运动服零售价也有上涨。

“裁缝师傅”都是服装设计师

二三十年前,大街小巷内常常可见的“裁缝店”早已不多,即使勉强支撑下来的少数店面也大多化身为简单的改衣铺,藏身于狭小的商场角落或街边一小角,作些修修边角、改改大小、更换拉链衣扣等简单琐碎的活。然而也有一部分裁缝店坚持下来了,如今主要集中在西镇和台东,在西镇的老街巷中林林总总分布了大约10家店面,有中低档的裁缝店也有变身服装设计室的高档店,台东是服装定做最为集中的地方了。

老裁缝店推新赢得商机

工作日的台东步行街依然人来人往,应该说岛城最大最全的纺织布料市场就集中在这里的两处商厦:千川百货和穿戴大世界,两大商场内卖布料的摊主约有70家,床上用品、被面、衣服料等足有成百上千个花色,大部分布料都是从杭州进的货,少部分从上海和广州进。但是这里的布料摊主可不像过去单纯卖布,他们同时也提供成衣定做业务,部分“老裁缝”在自家的裁缝店关门后就寄身到了此处。位于千川百货的金鹏时装店店主钟贤业就是干了30多年的老裁缝了,以前有自己的店铺,因生意不景气搬到了商场,好在她脑子灵活,面对行业竞争激烈,她不断学习研究创新,设计制作时尚潮流的服装,不断吸引年轻人的目光。钟贤业说,她做的衣服比较杂,男女老少都做,几十元到几百元的都有,今年冬天来做衣服的人突然多起来,尤其是年轻人就占了一半,从今年1月份已经停止接单了,怕年前做不出来耽误了顾客。

高端设计店刚刚起步

位于澳门路大公海岸的凯秒高级服装设计店是去年入住到岛城的,这里的店员都是服装设计系毕业的大学生,而店长李宁就是去年从青岛大学服装设计学院毕业的大学生。“客人只要说明他的意图和要求后,我们会现场给客人制图,为其设计符合自己个性的服装。”李宁告诉记者,服装设计专业的学生更重视的是设计和制板等技术性更强的技艺,虽然他们也会缝纫,但是他们并不参与制作,制作会交给专门的裁缝工人。“其实大概在三四年前,北京、上海、广州就已经出现了高档的服装设计店。”李宁说,目前青岛的高级服装定制业还在起步阶段,实际上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缔煌世家洋服、永正服装店等以男装为主打的高档服装定做店,做得还是比较单一的西装,作为全国性的老牌连锁店,在岛城也有了一席之地,他们的客户群针对的主要还是成功人士,一套西服价格在几千元甚至上万元,有的品牌店甚至从国外邀请设计师来为顾客定做。

而日本的一家西装品牌则看中了岛城的高端定制市场,今年7月份在青岛设立了营业处,一套西装起价8000多,高的达2万元,当顾客预订人数达到20位以上时,日本裁缝就专程来青岛采寸,顾客挑选好布料款式,日本裁缝带回日本去加工定制,布料全部采用国外高级布料,裁缝做工细致,他会针对每个人的喜好、穿戴习惯等设计制作出专版西装来,营业不到半年,已经赢得了不少回头客。

专卖店提供高端定制

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岛城高档服装定做除了专门的服装设计店,在阳光百货、海信广场、巴黎春天等高档商场内,个别品牌店也提供量体裁衣的服装定制,不过样式限于店内的成品衣。在巴黎春天一家女装品牌专柜,工作人员介绍说,他们的品牌女装一般价格在2000元到4000元,今冬有几款上市的冬装在6000元到7000元,定做要加收20%-30%的服务费,看好了哪个款式可以量体裁衣,但是快过春节了,业务比较多,基本不接受定做了。

“5年前我们为了开拓市场,施行了新战略,推出了西装的高端量体定制,在市区设立了专卖店。”青岛西装厂设在大名路的一家专卖店店员表示说,顾客到任一专卖店量体后会建立专门的人体特征数据库,信息传送到公司的电脑制版中心,世界一流的服装工艺师设计定版样。业内人士分析说,量身定做的置衣方式将继续发展,在人们讲究品位、崇尚个性的今天,一些正规装、礼服和特别要求的服装将会在专业店定做解决,今后高级时装店将越来越多。

个性化设计是趋势

“我们会根据个人的形象,为其专门制作符合他形象的服装。现在的裁缝店严格意义上已经不是传统的裁缝店,而是个性化的服装设计室,根据不同人的要求和特性来进行量体裁衣,这是以后的趋势。”香榭丽服装店的张艳告诉记者,在这种服装设计室中,师傅不再是从事简单低端的裁剪和缝纫的工作,而是更多地从事设计和打样等技术性比较强的工作,制作的工作则交给缝纫工人进行。

李宁分析说,个性化消费时代的到来,是裁缝店重生的一个重要契机,服装工作室可以为顾客提供服装个性化量身定制,但目前,定制服务倾向于高端,受众面较窄。随着服装设计工作室的逐步成熟及市场细分化,它是否终将取代裁缝店,或是互为取长补短,现在不得而知。业内人士表示,不论是小型的裁缝店还是高档的高级服饰定制店,光靠单一做衣服是很难维持的,保证质量和拥有自己的风格是这些裁缝店生存下来的立足之本。现在的服装店不再是单独的做衣服,而是都干起了形象设计的“副业”,要注意扩大业务范围,而不仅仅局限于做一种类别的服装。

哪里治疗牙龈萎缩病比较好

北京治肿瘤的医院哪家好

苏州哪家中医院治疗白癜风

在杭州做处女膜修补术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