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单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相亲副乡长何以被过度关注【法莎莉】

发布时间:2019-08-01 01:36:27 阅读: 来源:单向阀厂家

相亲副乡长何以被过度关注?

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经常成为公众议论的话题。比方新近首次改版了,乐嘉不见了,增加爆灯环节了,退场曲子不再是《可惜不是你》了,等等,前几天还有主持人孟非不认同女嘉宾的价值观而当场“发飙”。最新的一个热点是,四川阆中天宫乡副乡长戴彬10月20日晚在节目中亮相,铩羽而归。以我看该节目的感觉来看,《非诚勿扰》中失败离场的好像多于牵手成功的,除了个别因为言论交锋触动了某些社会痛处而产生余音之外,大抵走人了也就从此杳如黄鹤了。但是,戴彬不同,他的失败引起了公众浓厚的兴趣,各个网站的大量文章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

没看过《非诚勿扰》而只看那些关注文章尤其是只看到那些文章标题的人,一定会以为戴彬“惨遭”女嘉宾“全部灭灯”,结局该是怎样的不堪。而看过节目——不拘哪期——的人都知道,实际上“全部灭灯”在该节目中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现象,是一个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常态。戴彬之后的那一期,也就是10月21日那晚,5名来自不同领域的男士“全军尽墨”。失败离场者殊途同归的“待遇”正是:全部灭灯。但至少公开见诸媒体的舆论对此没有任何反应,有一个还是国际顶尖搜索引擎公司里的角色呢,条件在我们看来好得出奇。没反应,自然是觉得正常不过,那么,关注甚至过度关注戴彬,我想,该是因为他“副乡长”的身份,使他被划入了官员队伍。虽然“副乡长”在从前大约连“品”都沾不上边,应该属于“未入流”,但是当下,“村长”都不能不当干部,遑论副乡长了。

在我看来,围观者对于戴彬的牵手不成功有幸灾乐祸的成分,显得不大厚道。如果戴彬一亮身份就被“全部灭灯”,当然可以用上“惨遭”一类的字眼,印象中《非诚勿扰》还从来没有这种状况出现,事实上也根本不是。那期节目我即时看了,好像戴彬的第一轮亮灯超过了20盏,自然也没到一旦牵手成功则可去“爱琴海”的标准。在整个环节中,戴彬的表现是比较得体的,虽然被女嘉宾调侃“看起来像领导”的他,把上级、组织挂在嘴边,却也符合他的身份定位。总之,自始至终,其举止、其言语不见得有什么不妥。换言之,倘若他是“普通人”的话,决无被如此关注的任何可能。

《非诚勿扰》力求使男嘉宾涵盖社会领域的方方面面,这一点良苦用心不难发现。然而许多人亮相时道出的职业,已经注定他们会失意于这个平台,或者他们自己也根本没有抱希望,抱希望的恐怕更是节目最后公布的自己的邮箱。戴彬事后说:“我除了真实征婚,还想宣传阆中。阆中争创全国5A级景区,我们天宫乡是全国4A级景区。”他这个目的应该说部分地达到了。阆中,我们都知道跟三国时的猛张飞是关联在一起的,张飞就是在那里被刺身亡,但天宫乡在何方仙境,还真要仰仗此番他的亮相。说句事后诸葛亮的话,副乡长戴彬以及与他同期登台的男护士高鹏哲,我就知道不会牵手成功,孟非先前的那场“飙”,与之有一定的因果关联,他发得有道理。现实中的人当然需要“现实”,但“现实”与“赤裸裸”毕竟存在本质分野。

一件很寻常的事情,一旦有官员“介入”,谈论起来的味道就不同了。围观者往往竭尽揶揄之能事,而任何并非实事求是的态度,也能招致廉价的高声喝彩。对一种正常现象因为当事人的副乡长身份而过度解读,实质上从一个侧面折射了官民之间的隔阂。围观者乐于见到官员“出丑”的心态,已经到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地步。这是一种不大正常的心态。

来源:南方日报责任编辑:刘锦萍

定做

工作服t恤定做

孝义订做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