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单向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唐敬宗李湛之死玩乐皇帝命丧酒酣时-【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09:22:17 阅读: 来源:单向阀厂家

大玩家李湛

长庆四年(8 2 4)初,穆宗病死,太子李湛做了皇帝,是为敬宗。时年15岁的敬宗绝对是一个称职的大玩家。 做太子时,敬宗就痴迷于马球比赛。为了玩得过瘾,敬宗亲自组织了两支马球队伍,整天在中和殿展开激烈的比赛。而且,敬宗还喜欢摔跤、拔河、手搏之类的游 戏,常常玩得不亦乐乎。

即位之初,敬宗不顾父亲还没有下葬,就开始和内侍宫女们整日整夜地唱歌游乐,欢乐的曲子不绝于耳。玩累了,敬 宗倒地就睡,从来不顾忌自己的身份。第二天一早,大臣们在紫宸门外等候敬宗议事,可敬宗还沉睡在甜美的梦乡。直到日上三竿,还不见敬宗露面,年老体衰的朝 臣站立不住已昏倒在地,才有人把敬宗找来。哈欠连连的敬宗还没等朝臣们开口,就急着要退朝。左拾遗刘栖楚实在看不下去,对敬宗直谏:“国家现在纷乱不断, 皇上应当勤政理事才对,怎能一味地贪图享乐!我不想让皇上好的名声还没有,就恶名远扬。我没有尽到谏官的职责,愿以死谢罪!”说完就猛烈地撞向殿前石阶 上,顿时头破血流。敬宗连连挥手让他赶快退下,并在宰相的建议下派人去慰劳。 宫里来了假皇帝

敬宗到底还年少,在不断向刘栖楚承认自己过失的同时又屡屡重犯。巫师苏玄明见敬宗昼夜不分地游玩,宫内戒备 疏失,就对平日里相好的染坊工匠张韶说:“我给你算了一卦,近日你能坐上皇上的宝座和我欢宴。”张韶不信,苏玄明鼓动他:“皇上只知道没日没夜地打球游 猎,基本不在宫里住,这不正是我们实现愿望的好时机。”张韶觉得刺激好玩,就和苏玄明召集了百十名染工准备一起行动。不日,张韶一伙把刀枪藏在给皇宫运送 柴草的车中,准备当晚行事。可是,他们的车子还没到目的地,就被守卫的军士拦住,有些慌张的张韶杀了军士,命同伙换好衣服向皇宫里冲杀。立时,此起彼伏的 喊杀声打破了皇宫的宁静。宦官们看见一群人手拿兵器闯进皇宫,吓得屁滚尿流,慌忙去找敬宗。此时敬宗正在清思殿打马球,玩得起兴中听到宦官来报:“匪徒冲 杀进来!”敬宗闻之魂飞魄散,跑向神策军营。左神策中尉马存亮听说皇上来了,赶忙出去迎驾。敬宗见了瘫软在地,马存亮上前把敬宗背进军营。同时,马存亮命 大将康艺全领兵迎敌。闯进皇宫的张韶一伙,如入无人之境。很快,张韶就坐上了皇帝宝座,高兴地连连向苏玄明举杯:“你真是料事如神!”苏玄明似乎醒悟过 来:“你就为这些?”张韶被惊得酒杯落地,起身就往宫外逃去。与康艺全率领的神策军撞个正着,康艺全一挥刀,神策军士杀了上去,张韶、苏玄明和他们的同伙 立时被杀得片甲不留。

事后,朝臣以此忠告敬宗:“皇上沉溺于玩乐,才给了匪徒可乘之机。请皇上多关心政事,以中兴大唐!”敬宗当面满口答应,一转身还是我行我素。 睚眦必报的宦官

敬宗为了丰富玩乐项目,在宫内设了五坊:雕坊、鹘坊、鹞坊、鹰坊、狗坊。这五坊的宦官仰仗敬宗的宠爱,经常 在外胡作非为。一天,(今陕西户县)令崔发在县衙里听到外面喧闹,就问是怎么回事。衙役答道:“五坊的人又在殴打百姓!”崔发大怒,命衙役把这些人抓起 来。有人溜回去报告敬宗,敬宗闻之气得立即派人把崔发关进大牢。睚眦必报的宦官们见崔发被关起来,拿着棍棒冲进大牢将崔发暴打一顿。眼见着崔发已奄奄一 息,又有一波宦官要冲进来,御史台的官吏赶忙把崔发藏在一张破席之下才逃过一命。多名朝臣为崔发求情,敬宗都没理会。后来宰相李逢吉借敬宗高兴时进谏: “崔发被抓捕后,家中80岁的老母忧愁得一病不起,皇上以孝治天下,应当体恤!”如此,敬宗才放了崔发。崔发与老母相见悲喜交加,老母为了宦官以后不再上 门找事,命左右当着宦官的面打了崔发40棍,宦官们才满意而去。

不久,敬宗动了去骊山(今陕西西安境内)温汤泡澡的念头,朝臣们极力 劝阻,敬宗不听。拾遗张权舆匍匐在殿下进谏:“当年周幽王游幸骊山,被犬戎所杀;身葬骊山,二世就亡了国;玄宗在骊山建宫殿,爆发了安禄山叛乱;穆 宗去过骊山,回来就驾崩了!可见骊山是大凶之地,皇上万勿前往!”敬宗听了反倒来了兴致:“如果骊山真像你说得如此凶险刺激,我还真应该前去体验一下。” 不日,敬宗从骊山回来,对左右宦官言道:“那些磕头虫的话,有何可信!” 命丧酒酣时

宝历二年(826)六月,敬宗下令宫中的神策军、教坊等机构的人员到麟德殿参加马球、手搏和杂戏比赛。酣战之中,不仅有人摔胳膊断腿,更有人脑袋都被撞碎。敬宗却对此熟视无睹,只管让人把受伤者拖至一边,比赛半点不耽搁。直到午夜已过,玩性大尽的敬宗才命人散去。

另外,敬宗还有夜晚带人在皇宫里捉狐狸的嗜好。一次,敬宗见宦官鱼弘志、许遂振等人在捉狐狸的游戏中不尽力,就降了他们的官职。对于其他宦官侍从,敬宗更是无所顾忌,只要认为他们态度不逊就进行鞭打,甚至没收家眷财产、流放边远蛮荒之地。    十二月八日晚,敬宗又带着一帮宦官去捉狐狸,回来后兴致不减,又坐下来和宦官刘克明、田务澄、许文端以及马球队头目苏佐明等人欢宴。席间,一谈到捉狐狸 中的乐事,敬宗就笑得忘乎所以,一连喝了许多酒。不多会,喝得酩酊大醉的敬宗,起身往厕所的方向走去。突然间,大殿里变得漆黑一片,惨叫声随即传出。等大 殿里的蜡烛再次点亮,敬宗已暴毙。刘克明做出惊恐的样子,叫来翰林学士路隋草拟了假诏:“命绛王李悟主持国事。”原来宦官刘克明早与同伙密谋,先害死敬宗 拥立新帝,再借新帝之手铲除与之势不两立的另一派宦官王守澄。

就在刘克明以为大功告成之时,王守澄一派发起反击。王守澄联合神策军中 尉魏从简等人,领兵杀入皇宫,刘克明慌不择路跳进了井里,被发现的军士拉了上来。王守澄看都没看,下令把狼狈不堪的刘克明斩杀。绛王李悟亦没有逃脱王守澄 之手,被乱军害死。同时,王守澄所派之人已把江王李涵迎进宫。王守澄打算发安民告示,却不知如何措辞。被召来的翰林学士韦处厚说:“讨杀叛逆,是正大光明 之事,有何顾忌的!”如此,江王李涵改名李昂,在王守澄一干人的拥戴下承继大位。

北京无精症治疗方法

干细胞机构

301医院胃癌免疫疗法

中国nk细胞疗法一针多少钱